<menu id="yw4kk"></menu>
<input id="yw4kk"><acronym id="yw4kk"></acronym></input>
<input id="yw4kk"><u id="yw4kk"></u></input>
  • <input id="yw4kk"><u id="yw4kk"></u></input>
  • <object id="yw4kk"><acronym id="yw4kk"></acronym></object>
    <menu id="yw4kk"><acronym id="yw4kk"></acronym></menu>
    <menu id="yw4kk"></menu>
    <input id="yw4kk"></input>
  • <input id="yw4kk"></input>
  • <menu id="yw4kk"></menu>
  • <input id="yw4kk"><tt id="yw4kk"></tt></input>
  • <menu id="yw4kk"><u id="yw4kk"></u></menu>
    <object id="yw4kk"><acronym id="yw4kk"></acronym></object>
  • <menu id="yw4kk"><tt id="yw4kk"></tt></menu>
    <menu id="yw4kk"></menu><menu id="yw4kk"><u id="yw4kk"></u></menu>
    <object id="yw4kk"></object><menu id="yw4kk"><acronym id="yw4kk"></acronym></menu>
    <input id="yw4kk"></input>
  • 返回首頁 > 您現在的位置: 我愛福建 > 下設單位 > 正文

    校媒文學|王樑穩:壞小子

    發布日期:2022/3/6 21:08:36 瀏覽:

    那是一個老鎮。

    那是鎮里的一條老街。這條街,春風秋雨來過,夏風冬雪也來過。彷佛人間最好的模樣就在這里。

    一切都很好。

    斑駁的陽光走過長長的歲月,風和街頭的煙火氣成了朋友。有時候斜陽沒了,在天邊剪出斑斑紅霞,順著那霞光,抹上了老街中間的大榕樹。那榕樹可真老啊,大概從明清年間就長在那了,每一根樹須都有股歷史的味道。樹下還住著一條盲了的狗,日夜不停地吠叫著。

    對于這安寧寡淡、連打個架都是掀了天的小鎮,這狗沒緣由地叫著,總有種不好的預兆。

    但只要日頭一上了東山,人們就依舊來來往往,銜著老街的風塵,抖落一身倦意,奔涌在難以言說的寧靜里。

    你會看見,稚童照樣在喧囂著兒戲,腳夫們也照樣七嘴八舌地嚼著人生,女人們也照樣提著菜行過崎嶇點點的青石板大道,老人們也照樣在老樹下嘬著滾燙的茶水。

    大家都不愿意看到不好的事情,所以日復一日的,男人上工,女人買菜,孩子嬉鬧,老人喝茶,這就是好的。

    一切都很好。

    但不好的事情,誰也說不準。誰也不能保證一輩子順當,或者生下個孩子就都是個可教的孺子。

    比如老鎮警局的民警老李。

    老天也真難為他這么個暴脾氣的七尺漢子,讓他這個永遠想著緝兇除惡的警察,在這安順的小鎮一干就是一輩子。

    但沒奈何,老李就在這風雨來去間,從來不吭半聲地做著警察。

    可自打他家生下個男孩,就沒安生過。老李的老婆給老李生下了個孩子后就撒手去了,說是難產。親戚好友都哭哭啼啼圍著老李,那淚水差點就要把李家給淹了,老李卻把眉頭擰在一起,還高聲說:

    “哭啥?我媳婦給我生下個好小子,你們倒哭起來?她這么早走了也好,將來我這小子沒人給寵著,肯定得是個好漢!”

    興許是眾人心頭愴然,也沒人注意到老李的眼睛紅得像被開水燙了。

    親戚朋友們都責怪他心腸硬,老李卻沒爭辯。打發著所有人走了,扒著門看著大伙遠遠隱在地平線,他這才像個受了傷的孩子,一把鼻涕一把淚地癱著。

    他抱著孩子,淚水滴答著,淌在那自己兒子的臉上。

    “壞小子!你一出生就把你娘克死了,你最好給我爭氣做個好小子!”老李這么個生平連聲“疼”都沒喊過的七尺漢子,對著一個眼睛還糊著的嬰孩,聲音卻哽咽得像個小姑娘。

    為了讓小李一輩子正正當當,老李給他取了個名叫——正。

    日頭就一日一日在東西間來去,斗轉星移,人世滄桑。

    小李漸漸長了,長到十三四歲了。也不知道是老李在小李一出生就罵他“壞小子”,還是小李沒了娘,爹也很少著家,這小李的“正”不太正,不是個溫文儒雅、知書達理的好小子,倒是個成天翹課拉幫、四處惹禍的壞小子。

    到了十五六歲,叛逆的血液在他身體里沖騰著,東家西家都不待見這小子。但小李的老子偏偏是個警察,所以大家伙總愛找老李報告。有時候,小李惹禍了,大事就是跟誰家孩子青一塊紫一塊地互相掛了彩,小事就是把誰家門給踢壞了,把誰家自行車給撬了,或者打跑了誰家的狗啊貓啊的。

    這時候,平日里順良的鄰里們,就會走上那么幾里路,到警局去找老李訴訴苦。夜幕這一落下啊,就能聽見少年求饒的聲響。

    鄉親們一聽,準了!就是老李又在揍他們家小李。

    這時候,按著“章程”就得去他家勸架。

    大概就是些什么小李從小沒了媽,都不容易,或者是算了算了,也沒多大損失之類的話。老李一般也不饒了小李,還是打,邊打還邊讓小李賠不是,打得鄰居們都齊聲地說“可以了,可以了”,這才罷了手。

    每次罷手后老李就會偷偷地掉幾滴淚。

    而小李呢,就會跑出家門,鉆入茫茫如海的黑夜,偶然還有幾點燈火混著他倔強的淚水。

    老李按慣例是不追的。因為等到天明朗了,自個兒做好了早飯,擺好了,出了門,這小子就會回來,吃了飯,上學去。

    就在這樣的歲月里,小李變得愈發頑劣,抽煙掐架,談論女孩,在街頭揮霍自己無用的年華。即使到了十七八歲,老李還是照常打他的。小李這時也學著父親,一聲不吭。

    不同的是,父親打完了他還得喘上幾口氣了。老李,老了。

    有一次,小李在學校又打了架。這次,那家人不依不饒非要報了警。局里一看又是“壞小子”小李,照例是讓老李去處理。

    老李和自己的孩子對坐著,面對這個身體里淌著自己血液的孩子,他第一次覺得很陌生,心力交瘁地問:

    “壞小子,你為什么要打你的同學,你是不是不知道你老子是警察?”

    小李撕碎緘默,吼著:

    “我就是壞小子,我就愛打架!”

    然后,就是父子死一般的寧靜。老李明白,準是被打那小子又扯到自己那沒福分,早早死了的老婆。那就怪不得小李的拳頭了,自己的種當然跟自己一模一樣,哪能忍?

    老鎮還是照樣的老鎮,人也照樣是那樣來來去去,男人,女人,孩子,老人。可破天荒的,好警察老李的兒子卻是個壞小子,是個不好的“種”。這就成了老鎮上茶余飯后不可少的閑話,人們盤坐在大榕樹下,往往三五成群,嘴巴飛沫來去地說著他李家的事,隨后笑聲混在一起。

    十八歲那年,高考。小李這成績本來肯定考不上,但小李居然打架打出了“名堂”。見義勇為,對,小李還吃了幾刀,但救下了個差點被搶劫的女孩。市里表揚了小李,還搞了個啥表彰大會,說要學習他的先進事跡。

    那天,老李的笑臉像是縫上去的,一直就掛在那。

    后來小李就破格被市里的警校錄取了。

    好!鄰里們豎著大拇指,夸李家是“警察世家”。老李那天喝得不省人事,醉了被人抬上了床,嘴里還嘟囔著“好小子”“老婆”之類的話。

    不容易啊,大家都這么說。

    大學畢業后,過了十數年,小李本來在市里公安局當著緝毒警。不知道為什么就被左遷到了老鎮的小警局,小李這個時候也不小了。

    老李呢,退了休,賦閑在家,和街上的老人一樣了,去大榕樹下比回家里還勤,泡泡茶,談談天。

    一切都很好。

    可自己的兒子怎么就被貶了下來?老李氣得找到了他,招呼了一巴掌。小李不做辯解,踢了腳警局的桌子就走了。

    后來,小李又惹了事,連警察都當不下去了,那會老鎮附近的鎮子來了幫外鄉人,像是黑社會,又像是一幫打手,混得是烏煙瘴氣。

    小李,居然去了那邊。

    鄰居們都說,小李在市里貪了污,勾結犯罪集團,還是養了情婦,反正就是做了啥見不得光的事,被貶了。鄰居們還說,這小子從小就是個“混世魔王”,七混八混,能像他老子當個好差人?

    說到這里,鄰居都點點頭。

    老李氣得病倒了,小李一次都沒回來看過。

    鄰里更加是篤定了,小李就是個“壞種”,是轉世來折煞他爹娘的。

    后來有幾次,小李倒是出現在了老鎮,但從不見自己的父親老李。而且他每次回來都是一身血污,鄰居們很害怕,也有報了警的,但從來沒聽說小李被收監。

    老李從此郁郁寡歡了,偶爾和老朋友們聊天時又會說:“為什么?真是個克死親娘的惡種?”像是問小李,也像是問自己。

    老李仔細想一想,自己也沒做過什么壞事,怎么自己的兒子淪為這個德行?

    自己是公認的老好人,兒子卻成了公認的壞人。干了一輩子警察,生了個黑社會?老李簡直想要以死告慰自己的亡妻。

    哎,人世間嘛,有好有壞。

    平靜的老鎮也不知道李家的問題出在哪,人們還是照樣地按部就班。只不過開始聽到一些風言風語,什么隔壁鎮子哪哪有打斗有死傷,哪哪出了啥大事。老李聽到這些,心頭總要一緊,害怕自己的兒子就是那血泊里的人。

    但有幾次,他也接到了自己那“不肖子”的電話,比如昨天就接到了。小李總是不把自己叫做父親,說著古古怪怪的話,夾雜著些許關懷的問候和自責。老李看到兒子電話,總會毫不猶豫地接起,一接起就是罵罵咧咧,恨不得沒小李這個兒子,但掛了電話,心就安了。

    有這么一天,再平常不過了,日頭還是高高掛著,人們還是做著昨天的事。大榕樹下的盲犬不知什么時候就死了,不再叫了。

    門響了,老李拖著一身疲憊的身體開了門,只見門口站著幾個穿著齊整警服的警察。有一個手里還捧著個盒子。

    “您是李正同志的父親嗎?”

    “我是……我兒子被你們抓了?”老李扶著門,差點沒倒下去。

    “李正同志犧牲了,我們是省公安廳的緝毒組。李正同志在執行代號‘1677’的拘捕毒販的臥底行動中不幸犧牲,現已被省里追認為烈士,我代表省公安廳向您表示沉痛哀悼和敬意!這是他的遺物!”

    說著他就遞上那個盒子,其余的警察就都齊齊敬禮。

    老李終于沒忍住,倒了下去,一輩子沒當著外人面哭過的老李,哭得昏天黑地。

    盒子里有封遺書,老李一看落款,正是昨天,想起昨天兒子說的怪話,心里都通了。

    “好小子啊,好小子!沒負你媽,沒負老子!”老李望著這盒子,又哭又笑,像個精神病。

    日子就這樣過去了,一切都很好。

    老街還是那個老街,人們還是那些人們,只不過有些人已經老去了。那棵大榕樹依舊還在老街的中心,靜默地看著人間日復一日的男人上工,女人買菜,孩子嬉鬧,老人喝茶……

    這就是好的。

    人們在茶余飯后又會聊起天來,“我就說嘛,李家小子果然是個好小子,有種!”

    “是啊,好小子,到底是警察的種!”

    “可不是……”

    ……

    沒過多久,老李也走了,走的時候還念叨著自己的兒子和媳婦。

    鎮上終于換了話題。那些不好的事好像一夜間都沒了,畢竟大家都不愿意看到不好的事情。

    那棵大榕樹還是那般青翠,那般肅穆,人們依舊盤坐樹下,咀嚼著人世的煙火。

    對,一切都是好的。

    最新下設單位
    • 新鄭酒店管理專業03-06

      來源時間為:2022-03-06新鄭酒店管理專業鄭州新東方烹飪學校專業大盤點馬上咨詢了解:學校具體地址、請點擊本頁微聊或來電咨詢!我校以學習正宗中餐八大菜系(川……

    • 校媒文學|王樑穩:壞小子03-06

      那是一個老鎮。那是鎮里的一條老街。這條街,春風秋雨來過,夏風冬雪也來過。彷佛人間最好的模樣就在這里。一切都很好。斑駁的陽光走過長長的歲月,風和街頭的煙火氣成了朋……

    • 福建省供銷社張作興主任一行到福建經濟學校開展調研03-01

      來源時間為:2021-01-152021年1月7日上午,省供銷社黨組書記、主任張作興一行到福建經濟學校梅亭校區開展實地調研,現場考察了校園,對進一步加強校園建設……

    返回頂部
    365足球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