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yw4kk"></menu>
<input id="yw4kk"><acronym id="yw4kk"></acronym></input>
<input id="yw4kk"><u id="yw4kk"></u></input>
  • <input id="yw4kk"><u id="yw4kk"></u></input>
  • <object id="yw4kk"><acronym id="yw4kk"></acronym></object>
    <menu id="yw4kk"><acronym id="yw4kk"></acronym></menu>
    <menu id="yw4kk"></menu>
    <input id="yw4kk"></input>
  • <input id="yw4kk"></input>
  • <menu id="yw4kk"></menu>
  • <input id="yw4kk"><tt id="yw4kk"></tt></input>
  • <menu id="yw4kk"><u id="yw4kk"></u></menu>
    <object id="yw4kk"><acronym id="yw4kk"></acronym></object>
  • <menu id="yw4kk"><tt id="yw4kk"></tt></menu>
    <menu id="yw4kk"></menu><menu id="yw4kk"><u id="yw4kk"></u></menu>
    <object id="yw4kk"></object><menu id="yw4kk"><acronym id="yw4kk"></acronym></menu>
    <input id="yw4kk"></input>
  • 返回首頁 > 您現在的位置: 我愛福建 > 旅游景點 > 正文

    科考之眼,探秘“世界生物之窗”

    發布日期:2022/3/16 8:33:47 瀏覽:

    來源時間為:2022-03-11

    由內容質量、互動評論、傳播等多維度分值決定,勛章級別越高(

    ),代表其在平臺內的綜合表現越好。

    文章

    總閱讀

    評論

    1

    科考之眼,探秘“世界生物之窗”

    2022-03-1117:51

    來源:

    原標題:科考之眼,探秘“世界生物之窗”

    武夷山脈最高峰黃崗山黃海攝

    本底調查發現的新物種——武夷林蛙吳延慶攝

    李振基教授參加今年的聯合科考黃海攝

    2018年聯合科考現場

    上月27日,“關注森林·探秘武夷——走進光澤”2022年武夷山國家公園生態科考活動在光澤縣寨里鎮啟動,這也是聯合科考活動首次走進武夷山國家公園西區。此次活動旨在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傳播武夷山國家公園理念,進一步考察森林生態系統、野生動植物資源情況。

    一年前,習近平總書記來閩考察首站便蒞臨武夷山國家公園。他殷殷囑托:“武夷山有著無與倫比的生態人文資源,是中華民族的驕傲,最重要的還是保護好。”

    “無與倫比”的武夷山,保存了世界同緯度帶最完整、最典型、面積最大的中亞熱帶原生性森林生態系統。由于受第四紀冰川影響較小,加上復雜地質地貌和氣候條件,武夷山成為許多古老、孑遺類群的“世外桃源”,并孕育了許多新物種。因此,武夷山被譽為“世界生物之窗”。

    透過這扇“窗”,窺探大自然造化之機,眾多科研工作者樂此不疲。科考武夷山,既有生物學家們的情懷,更有政府的作為。持續不斷的科考活動,及時掌握區域動物、植物、水文、大氣、土壤等各類資源的變化情況,為保護好、管理好、應用好各類資源提供了重要科學依據。

    “十年科考”改變武夷山命運

    2020年12月,武夷山生物研究所的工作人員前往北京,接受一份特殊的捐贈——黃復生先生收集整理的武夷山科考資料。

    黃復生(1932—2021),福州人,1952年從福州格致中學考入北京大學,1956年畢業后進入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工作,主攻昆蟲學,學識淵博。因為工作需要和家鄉情結,他細心地把有關武夷山的科考資料收集整理并精心保存,許多資料歷史久遠,難得一見。

    經過清點,這些科考資料總共重達800多公斤,是黃老畢生的心血。對武夷山生物研究所工作人員來說,這是一份珍貴的饋贈,更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

    黃老捐贈的資料之所以特別珍貴,是因為這些文獻資料和“十年科考”有關。而“十年科考”,深層次地改變了武夷山的命運。

    歷史上,由于國營伐木場與當地村民大量采伐,武夷山的原始森林曾遭受過度砍伐,生態環境和自然資源受到極大破壞。上世紀70年代末,福建農學院教授趙修復聯合一批生物學家發出呼吁,希望黨中央、國務院和省有關部門采取緊急措施,把這里作為自然保護區,加以保護。

    趙修復等專家的呼吁和建議,得到了高度重視。1979年4月,福建省批準成立武夷山自然保護區,直接歸省林業廳管理;當年7月,國務院批準其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1979年,福建省科委(現福建省科技廳)撥發75萬元科考專款,啟動了武夷山綜合科學考察活動,并成立了科研機構——武夷山生物研究所,為來自全國的科研人員提供各種支持和便利條件。從此,生物學家們在武夷山開始了為期10年(1979年—1989年)的大規模科考行動,史稱“十年科考”。黃復生先生全程參與其中。

    “十年科考”由全國43所高校及研究(院)所組成,參與人數近千人,先后采集115萬份(件)動植物標本,鑒定出各類生物物種8981種,發現各類生物物種新種達891種。

    據省科技廳相關負責人介紹,“十年科考”取得豐碩成果,中國人第一次摸清了武夷山的生物資源本底,證明了“世界生物之窗”之譽實至名歸,并在植被、真菌、苔蘚、維管束植物、脊椎動物、昆蟲等方面建立了相對完整的體系。這些珍貴的資料,不但對后續展開的科研科考提供了豐富的基礎素材,而且為武夷山成為世界自然遺產地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在武夷山2000多種維管束植物之中,知名度最高的就是茶。長在崖壁上的六棵母樹大紅袍,更是稀世之珍。僅有的六棵大紅袍為何能走下神壇,成為普通人喝得起的茶葉?

    這與1992年的一次科研活動有重大關聯。

    當時,福建省科委撥發30萬元專款,針對珍稀品種大紅袍進行無性繁殖、馴化和加工。科研人員經過兩年的科研攻關,取得突破性成果——無性繁殖的大紅袍茶葉品種特性穩定,保持了母樹大紅袍的優良品質。

    前人種茶,后人收益。如今,大紅袍已經紅遍了天下。茶產業發展規模不斷壯大,成為武夷山市重要的支柱產業之一。

    本底調查陸續發現新物種

    “十年科考”距今已有30多年歷史。30多年來,隨著武夷山保護力度不斷加強,以及全球氣候變化,武夷山的森林生態環境也在發生著變化。

    例如,被譽為“華東屋脊”的武夷山脈最高峰黃崗山,以前山上年均氣溫約8.5℃,經常有5~6級大風,惡劣的環境造成黃山松長不大,矮小的黃山松卻有幾十乃至上百年樹齡。而全球氣候變化帶來雨水增加,黃山松開始加快生長,不少坡地上已成片成林。

    “黃崗山頂部林木線上升,草甸面縮小,說明全球氣候變化給武夷山生態環境研究帶來了新的挑戰與機遇。”武夷山國家公園管理局負責人說,“30多年前收集的生物資源本底資料,已難以全面準確指導新時代的管理工作。”

    在此背景下,2020年4月,武夷山國家公園啟動兩棲爬行動物資源本底調查;去年4月,又啟動為期三年的生物資源本底調查。

    兩次調查均由生態環境部南京環境科學研究所主持,組織了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中國科學院成都生物研究所、廈門大學、南京林業大學、福建農林大學、福建省農業科學院等20多所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參加,參與的專家學者達到數百名。

    到目前為止,已完成實地調查80多次,布設樣線1300多條、樣點3300多個、紅外相機約500臺,取得了階段性成果。

    在調查中,由李振基教授帶領的廈門大學植被資源調查團隊有兩個新發現:一是武夷山國家公園福建區域的鐵杉林處于原始森林狀態,且分布面積在400公頃以上;二是發現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野生植物——鵝掌楸種群數量增加了,有1000株以上。

    今年1月7日,福建省政府召開新聞發布會,公布武夷山國家公園生物資源本底調查階段性成果——自2016年以來,武夷山國家公園陸續發現動植物新種11種(其中,6個新種為本底調查新發現)、中國新記錄種12種、武夷山新分布種100多種,豐富了武夷山的物種記錄。

    專家分析說,發現新物種,說明國家公園生態環境向好。同時,意味著生物資源本底調查結束后,將系統地掌握最新的生物資源本底資料,從而適時更新“十年科考”資料。

    據介紹,武夷山國家公園將做好調查成果的應用轉化,充分利用好調查取得的基礎數據,編研武夷山生物志書圖鑒,建立完善生物資源監測體系,配合國家公園各類規劃的實施和修編,指導生物資源的可持續利用,同時開展宣傳教育活動,向社會公眾充分展示特色資源和科學價值,激發社會公眾的自豪感和責任意識,進一步形成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新局面。

    聯合科考把科研引向深入

    科考,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上個月,“關注森林·探秘武夷”聯合科考走進光澤。

    為了更好地科考武夷山、宣傳武夷山,從2018年至今,武夷山國家公園管理局已開展了4次“關注森林·探秘武夷”聯合科考活動。

    在聯合科考中,生物多樣性保護、生態學研究、動植物分類、土壤生態健康、野生生物監測等多個領域的專家共聚武夷山,互相交流碰撞,促進跨學科合作,把科研引向深入。

    而4次聯合科考,本報記者均隨隊進行了采訪。

    專家介紹說,第一次與第三次聯合科考,針對的是無人區的原生性生態系統;第二次與此次聯合科考,則是考察生態恢復后的森林生態系統。

    前三次聯合科考,主要考察黃崗山植被隨著海拔的遞增、氣溫的遞減所呈現的垂直分帶現象。2018年,從海拔2160.8米的黃崗山頂下行到1700多米,主要考察黃崗山“山體上部”的植被;2019年,從山麓地帶的大安源自然村往猴子崗方向進發,從海拔400多米上達到851米,主要考察黃崗山“基帶”的常綠闊葉林;2020年,從桐木關出發到黃崗山山頂,考察“頂部”中山草甸、苔蘚矮曲林、溫性針葉林的分布與長勢。

    與前三次聯合科考都集中在國家公園中東部不同,此次的重點是科考國家公園西區,考察光澤縣寨里鎮境內的常綠闊葉林、野生動植物資源狀況。

    四次聯合科考的生態環境不同,不同領域的專家也各有所獲,但地衣和苔蘚不約而同成為一個熱門話題。專家們小心翼翼地采集標本,比較研究。

    2018年12月1日,到達黃崗山山頂后,科考隊員們帶好裝備,順坡而下,一路穿越的植被類型有中山草甸、中山矮曲林、鐵杉林、黃山松林。其中,鐵杉是第四紀冰川遺留下來的樹種。在鐵杉林區,科考隊員發現一個奇特的現象——樹木穿著“綠衣”,巖頭裹著“綠皮”,地上隨處可見“綠毯”,苔蘚太恣意,把原始森林裝扮得更為綠意盎然。

    2019年,受厄爾尼諾現象影響,8月至12月中旬,武夷山市出現持續干旱天氣,降水顯著偏少,140天降水總量只有94.8毫米,為有歷史記錄以來同期降水量最小值。盡管如此,武夷山國家公園的森林生態依然保持生機與活力。植物本身也有耐旱機制。

    擔任此次科考隊長的李振基,是廈門大學環境與生態學院教授,先后到武夷山科考50多次,對這里的森林生態系統十分熟悉。記者印象深刻的是,當時,他扒開地上一叢苔蘚,風趣地說:“大家看,泥炭蘚下半部的葉子枯黃了,上面的葉子還有點綠,泥炭蘚和卷柏等蘚類、蕨類植物都非常耐旱,失水超過50還能存活,真是‘草堅強’!”

    2020年,科考重點是黃崗山頂。山頂上,中山草甸、毛竿玉山竹灌叢、波葉紅果樹灌叢、黃山松林等鑲嵌分布著。在各種群落中或裸露的巖石上,也有豐富的地衣和苔蘚。巖石上的地衣如同花紋一般,而水洼中則長著綠油油的牛毛蘚。

    上月27日,久雨放晴,云霧繚繞,森林中充滿了神秘色彩。專家們沿著玲瓏溪畔溯源而上,再次開展聯合科考。

    中國科學院城市環境研究所院士朱永官特別關注地衣、苔蘚、蕨類等小型植物。作為土壤領域專家,朱永官向記者科普道:“地衣是一類低等生物,能夠在逆境中生存。它們往往作為先鋒物種存在,在土壤形成初期扮演著十分重要的角色。地衣附生在巖石表面,能分泌出有機酸,促進巖石的風化,逐漸形成土壤。這個過程非常緩慢,一般形成1厘米厚的土壤需幾百年到幾千年的時間,所以我們要十分珍惜土壤這一寶貴自然資源。地衣和苔蘚對空氣中的有害物質敏感,因此也是大氣環境質量的見證者。”

    “地衣是藻類和真菌的共生體,我感興趣的是地衣在不同生長環境下的微生物種類及其多樣性,這些生物又是如何和諧相處的。地衣和苔蘚中蘊藏有益菌,北歐一些國家把它們摻進沙里,給小孩子玩,有益身心健康。”朱永官說,福建的森林覆蓋率全國第一,蘊含著豐富的地衣和苔蘚植物種類,有必要進行深入科研,造福人類。

    同行的

    [1] [2] 下一頁

    最新旅游景點
    • 科考之眼,探秘“世界生物之窗”03-16

      來源時間為:2022-03-11由內容質量、互動評論、傳播等多維度分值決定,勛章級別越高(),代表其在平臺內的綜合表現越好。文章總閱讀評論 1科考之眼,探秘“世……

    • 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關于福州文旅產品全國旅行商采購03-16

      來源時間為:2022-3-14根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關于舉辦福州文旅產品全國旅行商采購大會的通知》(榕文旅綜〔2020〕158號)、《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關于延……

    • 福建省林業局領導到三明調研03-15

      3月8日至10日,福建省林業局副局長王梅松一行到三明永安市、將樂縣調研森林旅游產業高質量發展及松材線蟲病防控工作。三明市林業局、永安市、將樂縣等相關領導陪同調研……

    返回頂部
    365足球体育app